奢侈品的公认分类有十二类,时装、皮具、游艇、汽车和摩托车、珠宝和腕表、钢笔、香水和化妆品……而对于对于二手奢侈品来说,箱包皮具是主角,因为它们标准化程度高,流通性较强。

这是一个巨大的存量市场:有数据显示,2014 年中国在全球的奢侈品市场交易为 500 亿,而 2018 年,第三方报告中市场交易量为 5000 亿,中国人在全球的奢侈品购买量占到全球的 40%。同时,二手奢侈品市场也已突破千亿,且以每年 40% 的速度快速增长。

会辨别真假 LV 的猫

“胖虎科技” 在这里发掘了创造价值的机会。去年,闲置奢侈品交易服务平台 “胖虎科技” 宣布完成 1 亿元人民币 A 轮融资,此前他们曾获启迪之星千万级天使投资。

胖虎科技创立于 2015 年,开始时以 C2B2C 模式切入二手奢侈品服务,即作为撮合交易平台为奢侈品买卖双方提供支付交易、鉴定洗护等服务,这是在二手奢侈品电商中,在传统的买断、寄售外,通过撮合买卖两端来获取服务费收益。

以 C2B2C 的模式发展了一年,高居不下的获客成本成为主要瓶颈。

“七夕节过后,在我们平台上多了 2000 多条鉴定信息,很多女性用户想确认男朋友送的礼物是不是正品。”

马成发现鉴定真假是用户的强需求,而且以此切入可以圈住有奢侈品交易需求的人群,于是便在其 App“TRUETRUE” 上线免费鉴定服务,目前月活跃用户可以达到上万人。除了自营,胖虎科技还与京东拍卖和正在强推信用速卖的闲鱼进行鉴定回收合作,在为大平台提供服务的同时,也沉淀下来一批用户。

2016 年上半年后,C2B2C 的模式被拆分成了 C2B 及 B2C,C2B 端直接回收个人卖家的货品,回收后再进行养护、分拣、翻新,再卖给 C 端买家 B2C 端可以加强用户信任,胖虎给商品投了保,如有问题可以得到保险公司 120% 的赔付。2017 年胖虎科技鉴定了超过 25 万件商品,回收超过一万件商品,全年回收交易额超过 1 亿元人民币,坏账低于 3‰,也小于预期的 2% 错误率。

刘博谈到:“奢侈品是一个非常标准化的市场,只要你有数据库,九九新的市场行价是多少,随时都能报价。它有非常强的金融交易的属性,同时有这么大的市场。同时刘博在这个行业的买手店做了十年。” 刘博决定投胖虎科技时认为,这是一个需要升级的存量市场。

见到马成时,他正在柜台拍一个包的照片,若不是店员提醒,我没认出眼前这个穿红色卫衣,牛仔裤的 “店员” 是收藏几百个 LV 箱包的胖虎科技创始人马成。

受马成的影响,胖虎钟爱 LV,同时可以分辨出 LV 的真假,会在假 LV 的箱包上尿尿。胖虎是马成养的一只猫。

马成不善言谈,一只猫养了十多年,自己收藏了几百个的 LV 箱包。他并不在意箱包的新旧程度,款式和年代感才是关键。收藏之后的箱包也从来不用,就在屋子里放着。

买家 20—30 岁,卖家 40—50 岁

在二手奢侈品交易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手奢侈品卖家年龄层次大约是 30-40 这个年龄段,但是二手的买家则集中在 20-30 岁。

一手奢侈品的卖家用户中,他们有购买力,追求新鲜和时尚,经常有大量的包闲置。购买二手奢侈品的用户中,主要群体为追求时尚却没有足够经济实力购买新品奢侈品的青年或中年族群。这些消费群体在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上存在一定矛盾,他们喜欢追求时尚、炫耀自己的身份与地位,虽然有一定的消费能力,但是没有足够的能力负担新品奢侈品的价格。

随着 Z 世代来临,90 后、95 后对于二手奢侈品的极高接受度,也会大大助推行业发展。年轻人群对于 “新品” 的认知和定义也在发生变化。二手交易作为一种社会化供给,和传统意义上的新品商品相比,二手物品几乎每一件都是 “孤品”,差异化明显,对于在消费层面足够自信的年轻人来说,反倒是 “个性化” 购买的一个方式。

上海的买手 Krystal 介绍:国内买二手奢侈品的渠道有三种方式,第一是出国购买,如日本、美国;二是代购;三是国内的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比如只二、PLUM、胖虎科技、心上等。

而今天中国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市场,像极了 20 世纪 80 年代的日本。

日本战后重建,经济爆发,中产阶级大量扎堆,手上有较多可支配的现金。他们希望过上体面生活的同时也想炫耀他们的财富。带着 logo 的包、皮带、鞋子、珠宝在当时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2008 年 9 月,美国发生金融危机,随之日本、欧洲各国受到牵连,国内出口贸易也受牵连,国内小部分制造型企业应声倒下。同年 11 月,为了扩大内需,国家出台 “四万亿计划”,时间持续至 2010 年底,民间资本涌入了市场,开始投资楼市、放贷,温州及全国各地房价一片红,老百姓手里有了更多闲钱,便开始周游各国买买买,买了大量的奢侈品以及车房。

二手商品市场也逐渐受到资本的关注和运作。二手车领域资方运作的的 “优信”“瓜子”“人人车”,58 与赶集网的闲置板块,二手闲置的 “闲鱼” 等等。与此同时,国内的奢侈品市场开始萌芽,资方进入,“寺库” 在纳斯达克上市,“心上” 完成了四轮以上的融资。

代表互联网的阿里、京东和寺库,代表传统奢侈品行业的如意集团,以及代表资本的复兴集团陆续登场,中国乃至全球奢侈品市场的争霸大戏正拉开序幕。中国的二手奢侈品市场在 2017 年的市场交易规模达 800 亿,并且每年以 40% 的速度快速增长。预计 2022 年将超过日本,成为真正的奢侈品存量大国。与二手奢侈品市场相对成熟的日本相比,国内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市场存在巨大的成长空间。

萌芽阶段,占了全球近一半交易额

这是一个巨大的存量市场。

相关数据显示:2014 年中国在全球的奢侈品市场交易为 500 亿,而 2018 年,第三方报告中市场交易量为 5000 亿,中国人在全球的奢侈品购买量占到全球的 40%。同时,二手奢侈品市场也已突破千亿,且以每年 40% 的速度快速增长。胖虎便在奢侈品流转的过程中,发掘了价值创造的机会。

马成顺势而为,把他喜欢的事情做成了事业。大学期间的连续创业经验、对奢侈品腕表的喜欢以及对二手交易市场的了解,促使马成如局二手奢侈品市场。

胖虎科技是清华 2014 年 MBA 创新大赛二等奖的项目,启迪之星在 2015 年完成对它的天使轮投资。刘博回忆当时去尽调的场景还是很震撼的,当时两麻袋奢侈品在胖虎科技的店里放着,每天会有大量的三四线城市客户给他邮来了奢侈品,很多奢饰品品牌的包大多九成新或者全新。

“投资胖虎科技,无论从成长性、市场规模、还有创业者本人这三个角度,都符合启迪之星的投资要求。二手奢侈品行业的市场成长性以及创始人在这个行业的经验和未来做平台的能力都是我看中的”,胖虎科技的天使轮投资人刘博说。

在鉴定和选品方面,马成谈到:“胖虎科技是现在唯一一家能够实行远程鉴定、估价、回收的闲置奢侈品服务公司,用户按照要求拍下商标等关键细节并上传,会有专业鉴定师进行审核与鉴定,准确率在 95% 以上。另外,胖虎科技建立了报价系统,综合商品在淘宝拍卖、京东拍卖、各渠道售出成交价,并提供相对有竞争力的价格,以此吸引卖家出售。” 这也是胖虎科技与同类产品的差异化表现。

“胖虎科技的商业模式不仅是卖消费品赚消费的利差,更多的是为这个市场赋能,进销管存数据管理体系、鉴定、养护,体验式服务,供应链及金融,从而加速加大生态内商品的流通率和流转率从而产生价值创造,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标的。” 马成的天使轮投资人刘博告诉极速时时彩开奖。

心上也是一家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采用寄卖模式和 C2B2C 模式(闲鱼式挂售+心上专业鉴定),两种交易方式并行。在买卖双方的体系构建上,心上的策略是,前期先跟线下专业的小 B 商家(或说黄牛)合作,为平台提供足够多的 sku,再由其带动逐步渗透到个人卖家(个人卖家需要较长时间的培养及引导)。

在平台发展的过程中,个人买家也可能逐渐转换身份成为个人卖家,进而逐步构建买卖双方(用户)的心智模型,形成一个螺旋上升的发展。

心上创始人董博文曾在采访中说,目前心上平台上有 6-8 万的小 B 商家,每个小 B 商家手里有少至 100 多至几千的商品。对小 B 商家来说,通过跟心上合作,在手里可支配资金固定的情况下,能够大大提升商品流转效率,进而促成交易规模的增加。因为在心上平台,意味着能接触到更多的终端消费者,不再局限于自己的私域流量(朋友圈)。而交易规模增加意味着,心上平台可获取的供应链数量也会相应增加,在董博文看来这是一个正向循环的事情。

当然小 B 供应端存在一个问题是,小 B 商家一般不太愿意直接把货寄给平台,被平台锁定库存,这可能会使一部分商品出现落差,导致消费者在下单之后没有货品供应的情况。

亟待解决的行业规范

买手 Krystal 认为,相比价格高昂的奢侈品,有些人还是会选择性价比不俗的品牌进行购买,这对二手奢侈品平台发展也是一个挑战。对二手奢侈品行业来说,服务无疑是重中之重,对于电商来说更是如此。但国内的二手奢侈品电商除了行业问题很多外,各平台从鉴定、养护到售卖的各项服务其实都存在问题。

一方面,国内是奢侈品仿制品的最大制造地,但国内缺少正规的鉴定机构,也缺少高级鉴定师,各个平台的鉴定团队均来自第三方鉴定机构,鉴定真伪存疑,鉴定难。这也是二手奢侈品电商发展的难题。

另一方面,国内二手奢侈品平台缺乏奢侈品维修、清洁保养、翻新的专业能力,从关于各项二手奢侈品电商的投诉中可以发现二手交易平台存在假货多、回收的二手奢侈品没有按养护标准存放、保养;寄卖商品撤回后,奢侈品的磨损增加等问题。可见国内二手奢侈品电商仅仅是提供了交易的平台,服务专业性还有待提高。

马成认为,现在中国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市场还处在萌芽阶段,仍然存在诸多不可避免的问题。 例如没有统一明确的行业规范和制度体系规范,另外,国内又是假货制造第一大国,大量的假货冲击着市场等问题等问题需要在市场发展的过程中逐渐解决规范。